www黄瓜

www黄瓜 这一顿,叶风回吃得很满足。

不得不说,这悠然阁规矩是多,又烦人。

但是菜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吃啊!她非常佩服这里的厨子,手艺可真好,起码比将军府的厨子手艺要好多了。

叶风回不知道,眼下这悠然阁里头,多少人佩服她,年纪轻轻,竟是如此厉害,张口就那么五个字,让他们所有人都没心思吃饭了,抓耳挠腮的想着应该怎么破解。

那李奉溪已经站在那里杵了这么长时间了,感觉似乎都快站成一块风中的丰碑了。

他倒是想走,可是一来面上落不下去,二来吧……他敢走么?二楼苇帘后头那个影影绰绰的身影在那里,他就是硬着头皮都得在这儿站着啊。

他不过一个书生而已,弱不禁风的,腿都站得有些发软了。

而那个臭小子,竟是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。

叶风回差不多吃饱了,漠在外头看着,只觉得这简直是神展开,他哪里能猜到会有这么大的反转?

这叶四是要逆天不成?以前她的名头是文不成武不就的,但眼下看来,是能文能武的全才了?

要叶风回听到这话,肯定会乐得忍不住笑起来。

她哪里是什么文武全才,不过是因为上辈子的教官对华夏文化博大精深格外感兴趣,所以给他们每个人的名字都是中文的名字,而她又是组织里唯一的一位华人,正正经经流着中国人血的华人。

清新少女田园巧笑嫣然

她训练认真刻苦,一直就是佼佼者,教官看中她,所以教官闲暇之余给她灌输了特别多的这些知识,因为教官相当严格,所以,她被迫学得认真,于是其实……琴棋书画她都精通,但是因为并不是骨子里喜欢的事情,虽是有其形却不得其魂,所以一般情况下,她不喜欢卖弄这些,毕竟吧……不是靠这吃饭的。

刚准备走人,小二就赶紧迎了上来,脸上一脸恭谨的笑容,虽是先前也是笑着的,但是很显然,眼下笑容多了几分真意。

“这位……”

小二停顿了一下,因为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,差点儿没忍住就要脱口而出叫这位小姐了,好歹兜住了,这才继续说到,“这位小哥,如果方便的话,可否去二楼雅座一趟?我家主人想同您一叙。”

叶风回先前吃饭的时候,已经瞄到二楼苇帘后那影影绰绰的人影了,想着莫不是就是这规矩地儿的幕后老板?

眼下这不就来了?还真是!

她抿了抿唇,其实是想拒绝的,但是吃了顿霸王餐,总得给这个面子,也就点了点头。

周遭的酸腐文人们都是满眼的羡慕和敬佩,让她……相当不自在。

她其实只想安静的当一个粗人而已。

跟着小二就从楼梯上了二楼去,刚走到二楼,就看到了一个男人站在那里,面对着她。

一手负在身后,一手垂在身侧,一身雪白的长衫,头发束着发冠,分明就是和楼下那些酸腐文人差不多的打扮,但是……看上去却是那么让人觉得舒服,温润儒雅得就像一块玉一般。

而且他脸上的笑容干净纯粹很是温和,丝毫让人生不出半点儿恶意来。

光是看着他这么笑着,心里头就觉得舒服。

只是……这张脸,是认得的。

叶风回有着片刻的怔忪,而后,就马上恭谨地行了一个礼数。

“臣女见过二皇子。”

她压根没想过,这悠然阁的幕后老板竟然会是二皇子……

不过也难怪,二皇子封弥泽陨,年二十五,是个真真正正的文人,风雅非凡温润如玉,喜诗词歌赋琴棋书画,对俗事并不感兴趣,与世无争一般的态度,很得皇帝疼爱,毕竟,不争,也有你的世界。

他便是这样的人,不争不怨不求不乱。

温润清和,儒雅俊秀。

如若说封弥千陨是一把剑,封弥端陨是一缸毒,那么封弥泽陨,就是一卷书。

他的那种儒雅的书卷气息,是油然而生的,丝毫不让人觉得刻意做作,那是骨子里的气质,无法比拟。

光是看着,都觉得他深邃的眸子宛如秋色暖阳。

封弥泽陨就这么对着她笑,而后就伸手招了招,“不用这般客气,我也没封王没封爵的,这又不是宫里,没必要那么多虚礼。只是你这丫头,不好好在将军府里头待着,乔装打扮成这假小子的模样出来下馆子了?不怕被叶将军罚么?”

叶风回愣了一愣,听着他这话,如同闲话家常一般的话,却是没有任何虚假在里头,听上去真诚恳切,让人根本难以对他竖起任何心防来。

叶风回忽然就觉得,自己相形见绌……

他,是真真正正的文人雅士啊,那种骨子里头的儒雅清润,绝不是下头那李奉溪一把扇子就能摇出来的气质。

叶风回抬手挠了挠头,“只要二皇子不告密的话,我应该是不会被父亲罚的。”

听着她这话,封弥泽陨低声笑了起来,摆了摆手,“你这丫头倒是有意思,放心,我不会向叶将军告密的,只是,方才你可还吃得开心?没怠慢你吧?”

叶风回摇了摇头,“吃得很好,谢谢二皇子款待,你这里厨子……手艺真好。”

“我不喜俗事,却是对美食颇有研究,嘴挑得很,厨子的手艺就锻炼出来了。你觉得吃得好就好,老七那家伙护短,我要是怠慢了你,他怕是会心中不喜了。”

封弥泽陨笑着,已经在一旁茶桌坐了下来,开始摆弄茶具,他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,像是早就已经形成了习惯,信手拈来都是无与伦比的优雅。

叶风回心中暗暗想,那面具男护短?你是不知道他有多护短,她额头都快被弹起茧了。

“来,坐。”

封弥泽陨招了招手,抬眸温和地看了小二一眼,那小二就赶紧恭谨退下了。

叶风回想着难怪小二的素质都这么好,有封弥泽陨这么一个主子,能素质不好么?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。

叶风回也没推拒,索性就坐了下来,认真看着他优雅地摆弄茶具。

直到一杯热茶被他推到了面前来,才听得男人温润如玉的声音,带着浅浅笑意,问了一句,“叶家丫头,你告诉我,你那对子的下联,究竟是什么?枉我自认览阅万卷,竟是想不出一个万全之解,还望……你能为我解惑呢。”

叶风回非常果断,非常迅速,非常不假思索的,当下直接就做了一个动作。

她摇了摇头。

她不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