插b动图

“你……”秦氏气结。咬了咬牙,说道,“便算没有十年,你回来这许多日子,一应吃穿用度,还有你的奴婢仆从,难不成是不花银子的?”

阮云欢淡道,“云欢回来时,一应的打点,用的均是老侯爷所赐。纵然用了府里的份例……”语气一顿,唇角挑起一抹冷笑,说道,“这三个月,蒋发财等三家奴仆替府里整修园子,可是分文未取!”

“你……”秦氏又气又怒,喝道,“是你自个儿说家奴收拾园子不必工钱,如今又出尔反尔!”此刻,她总算知道,阮云欢为何要推迟三个月才来讨这份烂账。

阮云欢抬眸望她,冷道,“云欢是这府里的主子,名下的奴仆为府里做活自是该当的,可是奴婢们拿份例,也是府里的规矩!却不知又与田庄的亏空何干,母亲要牵扯在一处来说?”

秦氏脸色乍青乍白,狠狠向她瞪视。

跪在下边的蒋发财借机道,“是啊,那园子荒废那许多年,若是请外头工匠,怕不有近万两银子!”

“闭嘴!”秦氏怒喝,气的呼呼直喘,一时恨自己竟被金顺子欺瞒,一时又恼金顺子做事不干不净,令她落在这丫头下风,一口气堵在心口,说不出话来。

“好了!”阮一鸣终于开口,说道,“府里是府里的事,田庄上的事另说,这亏空,便着落在金顺子身上追回便是!”说完,也不管秦氏应不应,起身便走。

阮云欢起身相送,福身道,“云欢知道,爹爹慢走!”眼瞧着阮一鸣背影消失,才转向秦氏,问道,“母亲,却不知这笔银子几时能够补上,便请母亲给个准信儿,这转眼便要春耕,田庄里也等银子用!”

秦氏气的脸白,起身一脚将金顺子踹翻,指着他道,“限你一个月,将这笔银子补上!”

金顺子大惊,忙趴倒磕头,苦着脸道,“夫人开恩,便是杀了奴才卖肉,也不值这七万两银子!”

阮云欢却淡道,“一个月?怕是来不及吧?不如以半月为期,若是到时不能补上,那云欢只得再将此事告上官府,金顺子一个奴才,能置私产私宅,养小老婆,私底下还不知有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,纵然没有,横竖蒋发财这里有账,不怕他没有交待!”

清纯少女别样美

秦氏这一惊非同小可。要知道济宁府私卖户籍一案,据说便是因百姓出首奴隶私藏人口,结果竟掀起滔天巨浪。如今案子好不容易平息,若是这里再闹起来,济宁府那些已罢免的官员,岂不是又要加一重罪?

阮云欢说完,也不向她多瞧,福身行了一礼,说道,“云欢告辞!”说罢,施施然的离开。

秦氏空自恨的咬牙,却已不敢再阻,眼巴巴的瞧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。

直到拐入后园,蒋发财才跟上两步,陪了一个笑脸,向阮云欢道,“大小姐,奴才谢方才大小姐遮掩!”如果不是阮云欢默许,那七万两银子的亏空,自己怎么也得扛下两万。

阮云欢微微一笑,说道,“你虽有错,却也是一心为了儿孙,我也不来怪你。日后你只要好好办差,我必然不会亏待。你也是聪明人,今日算记你一功!”只要能让秦氏不痛快,阮大小姐就无比的痛快。

蒋发财大喜,连声道谢。

打发蒋发财仍回后园,阮云欢唤了赵承同回锦阑轩,问过后园工程的进度,点了点头,说道,“再过几日,园子修整完毕,也该给他们安排活计了!你瞧这三户人家品性如何?”

赵承回道,“蒋发财虽然刁滑,经过这些日子的打磨,也老实了许多,加上他识人眼色,哄的几个护院高兴,倒没吃什么亏,那万全也是个有心机的,人倒也勤谨。只有朱壮,憨实了一些,尚不及鲁大脚活泛。”当下,又将这三家子女依着这几日所查一一细说了一回。

阮云欢听着,心里已有了数。

隔了一日,二爷阮一江突然兴冲冲的到府,见阮一鸣不在府上,便径直入后宅给老夫人请安。恰逢阮云欢正坐着与老夫人说话,待他给老夫人磕了头,方上前见礼,笑道,“二叔今日气色极好,想是得了什么喜事?”

阮一江笑道,“还是借了你的吉言,方才接吏部行文,让我补了济宁府的缺,不日便要上任!”

老夫人一听,也代他喜欢,连连点头,说道,“你应了差事,也免得总闲着气闷。这一回到了任上好好儿的干,莫要再像上回一般。”见他躬身应下,问道,“不知补了什么官儿?”

阮一江回道,“是补了济宁知府的缺!”

老夫人惊异,说道,“这可是连升了两级!”说想到上元节阮云欢说的话,转头向她望去。

阮云欢只是浅浅含笑,说道,“恭喜二叔!”

阮一江心知是她从中出力,但她既不提,自己也不好说,只是又客气几句,方依命坐下,说道,“只是吏部言道,那济宁府富庶,前任知府李茂犯事,是因那李茂夫人贪财,私下里做出些见不得光的勾当,如今儿子只是补缺,这第一年便不得携带家眷。今日儿子前来,一则给母亲报喜,二则是家人留在帝京,求大哥看顾一二!”

老夫人点头,说道,“你那媳妇不去也罢,所谓妻贤夫无祸,她若去了,指不定惹出什么事来!你放心上任便是,回头我和你大哥说,仍让她们娘们儿搬回来住!”

阮一江大喜,说道,“如此儿子便再无后顾之忧!”

又坐片刻,闻前边小厮回道,“二爷,相爷已经回府,闻二爷在这里,请二爷到书房去!”

阮一江忙起身,说道,“儿子这便先去,等上任时再来向母亲道别!”见老夫人点头,辞了一礼,躬身退了出来。

阮云欢向老夫人笑道,“我去送送二叔!”也随后跟了出来,在后唤道,“二叔!”

阮一江回头,停住向她施礼,说道,“云欢,二叔在此谢过!”

阮云欢侧身避开,笑道,“这是什么话,二叔倒给云欢见礼!”

阮一江正色道,“莫说这四品顶戴靠着你替二叔运筹,单论这朝中的规矩,我不过区区四品,你却是三品县主,原也该受一礼!”

阮云欢摆手道,“自己家人,又拘什么朝上的礼?”上前两步,与他并肩而行,问道,“二叔一向清贫,如今又要和二婶分开两处,虽说朝中整治贪官,不便太过张扬,可这上任也不能太过寒酸,旁的倒也罢了,只不知随从、丫鬟可够使唤?”

阮一江微微一默,叹道,“你果然生的七窍玲珑心,这一点事也瞒不过你去!”默默行了片刻,才道,“我赋闲在家半年,前些时艰难,养不活那么一大家子人,底下仆从几乎散去一半。如今你两个妹妹年幼,家里也要用人,我想着带上两个丫鬟,两个小厮便是!”

阮云欢微挑了挑眉,说道,“济宁府经这一场大乱,官府震荡,人心惶惶,怕是道儿上也不太平!眼看便要春耕,云欢要分拔几个奴才去田庄上打理,倒不如与二叔一同启程,待二叔安置妥当,再命他们去田庄便是!”

阮一江一听大喜,忙道,“如此甚好,二叔这里多谢!”

阮云欢含笑道,“日后那里的田庄,还请二叔多为看顾!”

阮一江点头,说道,“这是自然!”

阮云欢见事情说妥,笑着与他辞过,径直回锦阑轩。命人将蒋发财唤来,说道,插b动图“济宁的庄子你最为熟悉,如今我仍交了给你,你可能管好?”

这几个月来,蒋发财早已明白阮云欢是存心整治,跟着自己那些事又被查出,原想着不会落下什么好差事,只盼阮云欢不至于太过狠辣。如今听她一说,不禁喜出望外,“噗嗵”跪下,连连磕头,说道,“大小姐放心,奴才一定好好儿的干,每年比金顺子多交四成的钱粮!”

阮云欢似笑非笑,说道,“比金顺子多交四成?这么说,你自个儿要留下三成?”

蒋发财一惊,顿时背脊冒汗,讪讪笑道,“大小姐神目如电,奴才这点小把戏,当真瞒不过大小姐!”

“什么神目如电?”阮云欢嗤笑,想了想道,“也罢,四成便四成罢!济宁庄子里,原来夫人的奴仆皆已撤回,这几日江州那边有几房奴隶拨来给你,这些人你要管束,也要养活,只是有一样,你不许再欺压旁的佃户奴隶!”

蒋发财不料她如此痛快,忙道,“有大小姐恩典,奴才一家吃穿不愁,又何苦去为难旁人?”

阮云欢淡淡一笑,说道,“此次你只能带着你婆娘和两个大儿子、媳妇回去,旁的人我另有使唤!”

蒋发财一呆,瞬间想起鲁大脚家,鲁大虎和三姐、四姐也是留在了帝京,便又释然,虽然不舍,却也不敢有异议,回道,“大小姐肯用他们,是大小姐的恩典,奴才替他们谢过!”

“嗯!”阮云欢不置可否,说道,“你今日便带着他们出府,歇息两日,也该动身了!”

“是!”蒋发财又磕了个头,却不起身,迟疑片刻,终于嗫嚅问道,“大小姐,奴才……奴才留在济宁的那几个……”偷眼瞧她一眼,终究心虚,没敢说下去。

阮云欢道,“他们已经官府查实拨了回来落了奴籍,你放心,他们既是我的人,我自然会有所安置,倒是毛氏和高氏……”停了停,微笑道,“这两人仍留在庄子上,若仍愿意跟着你,也由得你罢!只是不许逼迫用强!”

蒋发财又忧又喜,听她早有安排,也不敢再问,磕头辞了出去。

白芍听着小丫鬟引蒋发财出门,才道,“大小姐当真是好心,若是我,才不会给他那么好的庄子!”

阮云欢微微一笑,说道,“他虽刁滑,但济宁庄子却没有人比他更熟,回头指派个人过去盯着便是!”